口述:害怕前夫暴力性无性婚姻很幸福

文章分类:无性婚姻  发布时间:2005-07-04  阅读: 329
口述:害怕前夫暴力性无性婚姻很幸福

受访人:李苗,女,今年44岁。与丈夫潘杰结婚已有两年,在此之前,他们就认识,分别有着各自的家庭,两个人既见证过彼此在从前旧婚姻中的每一寸伤痕和悲哀,也清醒想过属于未来的选择和取舍。最终,他们决定走到一起,不过是想找个做伴儿的人。

手记——取舍

这是我在一个月前就做好的采访。之所以把它放在“婚姻之城”最后一期去写,实在是因为这故事非常独特和典型的缘故。

“无性婚姻”——原本不是一个新鲜词汇。它甚至有些炙手可热,尤其在网络上和一些当事人口中。不过我看“无性”中的那个“无”字,倒是颇有些无奈的意思。本来嘛,婚姻之味,男欢女爱自然占着很大的比重。没有了男欢女爱的缠绵和吸引,那婚姻将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?

就我身边接触过的例子,无性婚姻大概包括以下三种情况,一是两个人根本没有感情,早就分房而居,形如枯槁的夫妻关系;再有就是一方身体有患,无法享有正常的夫妻生活,另一方勉强将就维持,两个人空有婚姻之名,并无婚姻之实;最后一种,也就是我今天要写的这种情况,两个身心疲惫全无“性”趣的人走到一起,过着属于他们的简单安静的小日子,有些像男女宿舍的模式,但比男女宿舍还要近一些,不过搭个伴儿罢了。

有伴儿总比没伴儿强。

一个人生在世间,有婚姻这样一个所在掩护着,也总比没有这么一个所在要好。

问题是,只要你心里是过得去的。

大家知道的只是你结婚了,有家,有丈夫,至于其他的,你们幸福不幸福?有没有爱?倒也都是后话了。其实李苗和潘杰想要的也正是这样一种形式上的遮掩和所在。若是单位发东西了,家里有什么力气活儿了,潘杰就派上用场了。赶上个头疼脑热、缝缝补补的事,李苗的存在就显得更有必要了。

没有了身体上的渴慕,也许心灵上反而倒可以靠得更近些——这是李苗说过的话。

我无法确定李苗的这句话说得对或者不对。

好在至理名言,也是要放在某种背景或前提下才算数的。

我们都觉着现在的日子挺好,真的挺好

首先,我们可不是什么新潮另类的人。真的,我们两个都是苦过来的。之所以选择这样一种活法,也实在是因为苦怕了孤独怕了的缘故。生活上,我们都不喜欢被别人打搅,可心灵上,我们又都需要彼此依偎。

说起来,我和潘杰认识至少也有10年了。

那时候我们各自都有各自的家庭。

潘杰的妈妈和我妈妈是邻居,楼上楼下的住着。那时候每次我去妈妈家,总能在楼下看到他。那时候他就是一个人,听说和老婆关系也不好,又没个孩子。我们见了面,也只是点点头,再后来,我们两个竟然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碰到了,原来他也是她的朋友,从那以后,我们两个的话才开始多起来,不过也仅限于说说话聊聊天而已。潘杰是一个不错的听者,他很沉静,也有耐心。

那时,我和我丈夫的关系已经不好了。

其实都不是“已经不好”,而是根本就没好过。我怀疑他有神经病,尤其在那方面,精力大得吓人。他长年喝酒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部分时间都喝得醉醺醺的,然后不是睡觉就是打人。我真的都让他弄怕了,也许对于别的女人来说,婚姻是一桩幸福的事,两情相悦更是一件美妙的事,而于我却不是。我怕我的婚姻,我怕他,我甚至怕晚上的来临。我的前夫,他可不管你有没有这个心情,身体舒不舒服,他一向是想怎样就怎样,假如看出我不配合的话,便会一个巴掌接一个巴掌地打我,我怀疑在这方面他真的有病,他在折磨人上有快感,我感觉得到。

唉,说起以前,真的是噩梦

这些年来,我这身上,大大小小的伤简直不计其数。即使是有了儿子以后,也还是一样。

这些话是没法和外人说的,包括我妈妈。实在是说不出口。前夫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人,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所谓“唯一”,并非指我有多爱他(谈恋爱时也许是,但后来却不是了),而是他从根上毁了我。真的,他让我对性充满了恐惧,我从没有过渴望,我有的,只是在他上夜班的时候,感到一种如释重负和轻松。

即使在那时候,我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和他离婚。我以为,等他岁数一点点大了,或许就不会这样了。至于别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,我不敢问,也不想知道。我只知道我的日子是煎熬,一天天地熬。好在儿子还是懂事的,儿子总说,妈,他要是再打你,我就告诉姥姥去。

我能怎样呢?我只能拦住孩子不让他到外面去说。再后来,出了一桩事,倒是我的解脱了。

前夫在外面认识了另外一个女人,两个人一拍即合,他开始想尽办法和我离婚。到最后,他甚至编派出一堆脏话来污蔑我,说什么我和谁谁勾搭了给他戴*子了等等,还跑到我妈妈楼下去说,潘杰也听见了,那段日子,这件事闹得可凶了。我是要脸面的人啊,这他知道,所以才会使出这么阴险卑鄙的手段来。其实我不是不想离,我是舍不得孩子。他说了,儿子必须跟着他,不能给我,这无异于抓住了我的命脉。我什么都可以没有,就是不能没有儿子,这些年,唯一支撑我活下去的理由就是儿子。见我不肯放弃儿子的抚养权,他开始更可怕地折磨我,他骂我贱、骂我没有

推荐会员

  • 未婚 记者/编辑 3000~5000元 联系Ta

    易碎de温柔

    30岁 155cm 武汉武昌区
  • 离异 蓝领工人 3000~5000元 联系Ta

    A心海

    36岁 181cm 铜川
  • 未婚 行政人事 3000~5000元 联系Ta

    一人

    33岁 151cm 吉安
  • 离异 水电工 3000~5000元 联系Ta

    活寡

    38岁 177cm 昆明西山区
  • 离异 其他 3000~5000元 联系Ta

    观自在

    53岁 168cm
  • 离异 其他 12000~20000元 联系Ta

    爱牵手一生

    47岁 168cm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
  • 未婚 自由职业者 2000~3000元 联系Ta

    笑拥孤独

    33岁 158cm 临汾
  • 未婚 其他 12000~20000元 联系Ta

    天天天蓝。

    35岁 174cm 宁波
  • 无性婚姻网 版权所有©2005 桂ICP备17008383号-5
  • 微信扫码,进入微信版
  • 手机扫码,进入手机版
  • 返回
    顶部